首頁 | 明星 | 綜藝 | 電影 | 電視 | 音樂 | 娛樂視野 | 小編觀娛 | 視頻播報 | 特別策劃 | 娛樂不是圈
魯網 > 娛樂八卦 > 星聞 > 海外明星 > 正文

兩位作家“同框”幾十年來罕有

2019-10-11 09:33 來源:北京日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北京時間10月10日晚7時,隨著瑞典文學院那扇神秘大門緩緩推開,萬眾矚目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正式誕生“雙黃蛋”,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獲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獲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兩位作家“同框”,幾十年來罕有。

  北京時間10月10日晚7時,隨著瑞典文學院那扇神秘大門緩緩推開,萬眾矚目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正式誕生“雙黃蛋”,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獲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獲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兩位作家“同框”,幾十年來罕有。

  諾貝爾文學獎1901年設立,至今已有118年的歷史,曾在1914年、1918年、1935年、1940年、1941年、1942年、1943年,有過七次開天窗記錄。因受丑聞影響,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停頒。2019年3月5日,諾貝爾獎基金會表示,諾貝爾文學獎將恢復頒發,一并選拔出2018年與2019年的兩位得主。

  ●她在神話、現實和歷史的印跡中悠悠摸索

  對于中國讀者而言,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并非熱門作家,但她的作品《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曾登上過國內的好書榜。京東圖書相關負責人還告訴記者,諾獎消息一經公布,即刻點燃讀者熱情,揭曉后僅20分鐘,《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銷量就達到前一周銷量的600倍。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是波蘭家喻戶曉的女作家,她出生于1962年,畢業于華沙大學心理學系,有在精神病醫院工作的經歷。1987年以詩集《鏡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壇,而后接連出版長篇小說,迄今為止,她已發表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總計17部。

  2017年12月,托卡爾丘克代表作《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首次在中國出版。她在面對記者采訪時曾說,“直到今天,我仍然在讀寓言和神話,它們使我感到滿足和安慰,它們是一種必需品。”在她看來,寓言是講述世界的最古老和最深刻的形式之一,它是民間自發生長的智慧,關乎一些最根本的事物:死亡,躲避死亡的可能性,對正義的理解,以及社會運行機制等。而神話為孩子做好了生活的鋪墊,讓他們從中學到很多。“大多數人的文學冒險之旅,都是從閱讀神話和寓言開始的。”她還坦言,心理醫生的經歷和大自然都為她帶來寫作靈感,“對我來說,與大自然的聯系讓我接觸到了最深刻的生命本質。大自然不停地向我們講話,用信息充盈我們,而我們只聆聽到了其中的一點點。”

  易麗君是托卡爾丘克作品的中文譯者,她概括道:“托卡爾丘克在自己的寫作中,運用精練巧妙的波蘭文字,在神話、現實和歷史的印跡中悠悠摸索。”她認為,托卡爾丘克善于將童話的天真和寓言的犀利聯系在一起,將民間傳說、史詩、神話和現實生活聯系在一起,其表現手法可以說是同時把現實與魔幻乃至怪誕糅合為一。在易麗君看來,托卡爾丘克的小說中,日常生活獲得了少有的稠度,充滿了內在的復雜性、激烈的矛盾和沖突,以及耐人尋味的轉折。東歐文學研究者高興認為,托卡爾丘克對人類微妙關系的描寫,對人和人、人和世界的關系描寫特別精彩,在語言上也十分到位。“她是能刻畫人類內心最幽微之處的作家,深入人內心深處的能力太強了。”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責編石儒婧談到,“她是那種風格非常顯著的作家,喜歡她的讀者可能就會非常喜歡,讀不進去的讀者可能翻一會兒就放棄了。”

  今年上半年,浙江文藝出版社引進了托卡爾丘克兩部作品版權,該社上海分社社長曹元勇說,托卡爾丘克的作品風格獨特,和英、美通俗化的大家寫作風格有相當距離,她完全提供了新的寫作視野,因此她的兩部作品《犁過死者的骨頭》《怪誕故事集》的版權,被出版社果斷簽下。“她的寫作告訴我們,寫作有多種多樣的樣式,不一定主流,不一定史詩。”曹元勇還告訴記者,隨著托卡爾丘克的獲獎,其中文版新書的編輯、出版將加快進度,兩部新書有望明年1月面世。

  供圖/東方IC

  ●他是活著的經典,獲獎一點兒不意外

  彼得·漢德克獲獎,在很多業內人士的眼中并不意外,因為他早已是各大文學獎項的青睞對象。得知漢德克獲獎的消息后,身在俄羅斯排演《茶館》的孟京輝給本報記者發來消息:“今天早上還在想漢德克會不會得獎的事。”

  彼得·漢德克生于1942年,1961年進入格拉茨大學學習法律,此后開始創作小說《大黃蜂》。1966年,24歲的漢德克寫出了顛覆性的劇作《罵觀眾》,該劇在法蘭克福首演即引起轟動,沒有任何傳統戲劇的情節、場次、人物、事件和對話等,只有四個無名無姓的說話者在沒有布景和幕布的舞臺上像瘋子一樣不斷謾罵著觀眾。該劇開創了劇作的新方式,也讓他備受爭議。

  1967年,彼得·漢德克最著名的劇作《卡斯帕》發表,成為德語戲劇中被排演次數最多的作品之一,在現代戲劇史上的地位堪比貝克特的《等待戈多》,他也被譽為創造“說話劇”與反語言規訓的大師。1971年底,漢德克的母親自殺,他的《無欲的悲歌》講述的正是他母親的生與死,蘊含著一種無聲質問社會暴力的敘述語調,在當年德語文壇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值得一提的還有,漢德克根據自己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左撇子女人》,曾獲得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提名。

  近年來, 彼得·漢德克一直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2004年,奧地利女作家埃爾弗里德·耶利內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就曾說過:“漢德克是活著的經典,他比我更有資格獲獎。”中國戲劇導演孟京輝對彼得·漢德克推崇備至,他導演的劇作《我愛×××》就是來自漢德克的《罵觀眾》。“漢德克那種一股腦兒的渾不論的反叛精神,來得猛烈,對我特別有沖擊。”在2013年的一場活動中,孟京輝曾將英國劇作家、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哈羅德·品特與彼得·漢德克對比,認為他們的戲劇都體現了簡潔。“漢德克的簡潔在他的語言里把顏色全部抽空,品特干脆就是簡短,在簡短的無意義中找到意義。我覺得彼得·漢德克應該得一個諾貝爾獎。”

  2016年10月,彼得·漢德克首次來到中國,在上海與讀者見面。當被問及詩人、作家、劇作家這些身份更看重哪個時,漢德克表示:“我是一個具有詩意的作家,但是帶著一些戲劇性的傾向。”他來華時,恰逢鮑勃·迪倫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據媒體報道,在私下里漢德克對這一評選頗有微詞:“鮑勃·迪倫確實很偉大,但他的歌詞沒有音樂什么都不是,諾獎評委的這個決定是在反對閱讀,甚至是對文學的侮辱。”

  彼得·漢德克的作品目前有9本在國內出版,分別是《罵觀眾》《守門員面對罰點球時的焦慮》《無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形同陌路的時刻》等,均由世紀文景出版。10月10日晚9時,記者登錄當當網、京東網查詢,發現彼得·漢德克的在售作品均已斷貨,處于預訂狀態。世紀文景工作人員表示,公司正在計劃加印。


責任編輯:張佳偉
分享到:
巨乳美少女,狠狠干干干,日日在线,人人看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