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星 | 綜藝 | 電影 | 電視 | 音樂 | 娛樂視野 | 小編觀娛 | 視頻播報 | 特別策劃 | 娛樂不是圈
魯網 > 娛樂八卦 > 星聞 > 大陸新聞 > 正文

讓秦俑走向兒童——評西安兒藝兒童劇《我們是秦俑》

2019-08-28 10:53 來源:光明日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兵馬俑是中國考古的重大發現,是聞名遐邇的世界文化遺產,它被譽為人類文明的奇跡,體現了古代中國人高超的智慧和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

  兵馬俑是中國考古的重大發現,是聞名遐邇的世界文化遺產,它被譽為人類文明的奇跡,體現了古代中國人高超的智慧和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可是如何向孩子們講授2000多年前兵馬俑的故事,傳遞中國人亙古不變的文化情愫呢?在不諳世事的兒童眼中,兵馬俑會不會就是一個又一個望不到盡頭的巨大土坑和矩陣人形呢?

  讓秦俑走向兒童——評西安兒藝兒童劇《我們是秦俑》 

  兒童劇《我們是秦俑》劇照

  《我們是秦俑》(楊碩編劇、廖偉導演、鐘浩總導演)是國家藝術基金資助、由西安演藝集團旗下的西安兒童藝術劇院創排演出的兒童劇,它就地取材,以西安人演西安事,它在第九屆中國兒童戲劇節上一出現,就把首都的小觀眾們帶入一個不一樣的戲劇情境,讓他們進入夢幻般交疊出現的歷史時空,在復活的歷史畫卷中感受祖國文化的悠久、豐富和璀璨。

  博物館是一個奇特的地方,很多創作者都以此為靈感起點,講述一系列玄妙、傳奇甚至詭異的故事。可是作為兒童劇,要充分考慮孩子們的接受心理,既要滿足他們的好奇心、求知欲,又不能編撰怪誕、詭譎、離奇的故事。《我們是秦俑》保留了秦地遺風、陜西特色,它構思巧妙,采用一個秦俑形象的機器人零零九作為敘事主體,讓他介入劇情,在博物館二十五點這樣一個奇妙的時刻,跟那些復活的將軍俑秦大白、跪射俑、執戈俑、唐三彩仕女俑、北魏飛天塑像、元青花海撈瓷、唐代鎏金鐵芯銅龍等聚在一起,以他的全能視角,介紹博物館里各種文物的前世今生。

  此劇向孩子們傳輸了時間的概念,戲劇一開始,屏幕上就是一個機械大鐘,它咔咔地走動,指針指向一個奇妙的時間點——深夜25點。這是午夜時分,是靈魂歸來的時間,也是所有奇幻開始的時刻。于是,博物館里陳列的各種國寶級文物,仿佛被神秘的靈光喚醒,生命復原,進入當下空間。西安兒藝以創意性形象的生動展現,把博物館的文物進行了擬人化、卡通化、童趣化處理,使他們進入一個充滿奇幻魅力、地域特色、歷史記憶的童話空間。從某種意義上講,博物館的存在,確實創造了時間的奇跡,它讓千年一瞬,讓古今同在,讓不同時代并置。

  此劇也向小觀眾們普及了文物常識,讓他們知道博物館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里不僅有展廳,有文物,有修復室,還隱藏著許多生動有趣的歷史故事。這里的編鐘、唐三彩、北魏塑像、元青花、鎏金鐵芯銅龍等,它們以鮮明的形象進入孩子們的眼中,作為突出的歷史文化符號,也必將烙印在孩子們的心中。

  此劇還向孩子們傳達了文物修復的常識,那就是修舊如初,修舊如舊。兵馬俑剛出土時顏色鮮亮,就像機器人兵馬俑一樣,可是很快就會氧化,顏色褪去,裸露出土黃色的肌理,這是它的歷史痕跡,也是其存在的本來真實,而人為的胡亂涂抹的色彩,只會造成對文物的破壞。它讓孩子們有興趣探究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文物,什么是贗品。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童年時有一個先驗的文物印象,長大之后就會滋生出進一步探討、求知的心靈渴望。

  此劇也向小觀眾們傳輸了對于文化價值的認同。劇中有一個潛在的主題就是尋找永恒的價值。并為此設置了三重尋找的遞進關系,第一重尋找是巨龍尋找丟失的東西,他們的存在是為了托起編鐘,因此,當編鐘和他們的身體合二為一的時候,他們就找到了自己的準確定位;第二重尋找是秦大白、北魏飛天、跪射俑等,想要找回自己當初的樣子,他們來找文物修復師老竹簡,老竹簡給他們講述了徐福出海遠行,為秦始皇尋找長生不老藥的故事;第三重尋找是作為文物的他們要找到自身的存在價值,實際上通過故事的完成已經給出了答案,那就是盡管時光荏苒,歲月蒼茫,但是人類文明創造的精華所在并不會消失,而是會一直保持著永恒的文化價值。

  文化自信的前提是文化自覺,而文化自覺必須從孩子抓起,這部“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的兒童劇,會讓孩子們在西安感受長安,在當代認識歷史,從而增強他們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責任感。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28日 15版)


責任編輯:張佳偉
分享到:
巨乳美少女,狠狠干干干,日日在线,人人看人人看